“南海贺富”唤醒全国求富热潮 一家三代与五金结下不解之缘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9-05-15 17:24:03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  1980年新春,随着南海南沙社区的铜锣响起,时任南海县委书记梁广大亲率干部到南海首个“万元户”徐才家中“贺富”。经《人民日报》刊出,“南海贺富”犹如一声惊雷,震醒了全国人民的求富意识。

  对于丹灶南沙社区而言,徐才不但是全村致富的带头人,更是南沙村民面向世界的“窗口”。

  据徐才的小女儿徐用芬回忆,徐才在广州出生,出生没多久,徐才的父亲就在广州黄花岗起义中牺牲,母亲不久后也郁郁而终。成为孤儿的徐才被亲戚送回南沙社区,是靠吃村里的“百家饭”长大的。一直到12岁,徐才在亲戚带领下又赴广州做技工学徒,后进入广州钟表厂。

  知恩图报的徐才常常回到南沙老家,后来更找了一位老家媳妇。已经是八级技工的徐才和村民聊天时发现,长期的贫困,让南沙大队改变现状的意愿非常强烈。“上世纪60年代初,全国正处在‘’时期,村里除了种粮食,就只有一个红砖厂,赚不了什么钱。”而徐才发现,当时许多工厂对五金件需求旺盛,“要不就帮老家建个五金厂吧?”

  “刚开始,父亲只是想帮把手,并没有说要回来。”徐用芬回忆,徐才通过请假、主动申请下乡等方式,请了3个月假回来帮助集体建立了一个五金小作坊。然而,假期用完了,五金厂却还没步入正轨。徐才一咬牙,从广州辞工,连户籍一起迁回南沙,带着30多个徒弟“创业”。

  上世纪60-70年代,五金厂逐渐发展壮大。由于整个大队只有一个厂房牌照,下属4个村便以“帮集体加工”的名义,将每个村的作坊变为“加工车间”。作坊不通电,更没有机器,全是人力制作磨具。“村民每天干完农活就到厂里打工,既算工分,也有绩效考核;学生们放学了也常常到厂里帮工。”在当时,通宵作业是常有的事情。

  村民们干得热火朝天,徐才这位厂长便负责找市场,将产出的五金件偷偷转卖。“父亲常常一两个月都不在家,而是到北京、烟台、大连等全国各地出差。”由于南沙村交通不便,徐才不但出门时要带货,回来时也要带货——药品、童装甚至洗衣粉、橡皮擦等,都要靠徐才一起带回来,“因为要带的东西实在太多了,爸爸要提前通知村里派人到广州去接”。

  1978年,随着“以经济建设为中心”,全国各地的生产逐渐恢复正轨。在南沙村,1980年村民人均收入达到540元,徐才一家更是成了南海首个“万元户”。

  然而,与南沙相比,全国大部分地区的老百姓“穷光荣、富可耻”的思想依然根深蒂固,南沙大队的“富”成为当时人们议论的焦点。为此,时任南海县委书记的梁广大决定,要给人均收入超过400元的大队“祝富贺富”,首个拜访对象便是南沙大队的徐才家里。

  徐用芬告诉记者,1980年大年初一,梁广大一行带着6头烧猪、10坛九江双蒸酒,伴着舞狮,第一站便来到了徐才家里。“当时我才11岁,梁书记来时,爸爸还在外面出差,我们一家人都围着梁书记,聊起家里的情况和如何搞好工厂。”徐用芬记得,当天村集体请吃饭,晚上还在南沙小学放了一整晚烟花,连河对岸的西南村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  徐用芬后来才知道,这一场“贺富”带来的影响,远远超过她的想象。就在同一年,时任广东省委书记前来南海视察,在参与南海县党代表大会时,听说了“贺富”故事的当场号召:“南海能不能给广东109个县市带个头,先富起来好不好?”“好”,台下一片掌声。

  “南海来丹灶贺富,一贺就是3年。”徐用芬回忆到,不巧的是,每次贺富到家里,徐才总是出差在外。然而,这场贺富对徐才影响深远——就在1979年,南沙村的“富”还在引起社会争论,徐才更是一度被以贪污、受贿的名义接受调查,“结果一查,他不但没贪污集体的钱,集体还欠了他不少钱,很多车旅费都没报销”。

  1981年8月26日,《人民日报》头版头条报道了南海农村经济的发展,“南海贺富”的主人公徐才成了“名人”。徐用芬当时是父亲的读信员,每天信件都像雪片一般寄来。徐才更成为了国人心目中的“富翁”,在后来的日子里,这个误解时常让徐用芬哭笑不得。

  “实际上,1983年分包到户,南沙的五金厂就被别人承包下来了,我爸爸并没有得到营业牌照,后来爸爸劳累过度生了一场大病,南沙村书记也积极奔走,小塘公社终于给爸爸发了全公社第一张私人牌照,并把原南沙大队的养猪场给他做了厂房。”直到这时,徐才才真正有了属于自己的五金厂。

  徐才将五金产业带到南沙,产业如滚雪球一样越做越大。1987年,徐才的五金厂已经有120多位工人,每个月收入都有1万元左右。与此同时,徐才还担任南沙多家五金厂的顾问。上世纪80年代末,南沙所在的金沙镇,个体、私营五金企业发展至320家,从业人员2000多人。最鼎盛时期,全国70%的日用五金都出自这里。

  然而,进入上世纪90年代,随着竞争愈加激烈,加之徐才的3个儿子长大分家,徐才的五金厂变小了,徐才更一度离开了五金行业。2000年,在儿女的支持下,80岁的徐才重新办起了五金厂。然而,此时的经济形势,与20年前已不可同日而语。让徐才感受颇深的是,他和老伴没有银行卡,收款只能现金结算。为此,他只能去找一些同时代的老客户。87岁时,老客户们也纷纷退休,徐才终于下定决心关掉了自己的五金厂。

  徐才虽然退休了,几个儿女却继承了他的事业。“我们家里7兄妹,从小就跟着爸爸做,大家都有一个理念:不想打工,要拥有自己的五金企业。”徐用芬表示,以自己为例,自己长大后先是开了一家小食店,嫁人后又不断“怂恿”丈夫开五金厂。最终,徐用芬一家也拥有了自己的五金厂。如今,徐用芬的儿子也在成都从事五金销售行业。至此,徐家三代都和五金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  1980年新春,随着南海南沙社区的铜锣响起,时任南海县委书记梁广大亲率干部到南海首个“万元户”徐才家中“贺富”。经《人民日报》刊出,“南海贺富”犹如一声惊雷,震醒了全国人民的求富意识。

  对于丹灶南沙社区而言,徐才不但是全村致富的带头人,更是南沙村民面向世界的“窗口”。

  据徐才的小女儿徐用芬回忆,徐才在广州出生,出生没多久,徐才的父亲就在广州黄花岗起义中牺牲,母亲不久后也郁郁而终。成为孤儿的徐才被亲戚送回南沙社区,是靠吃村里的“百家饭”长大的。一直到12岁,徐才在亲戚带领下又赴广州做技工学徒,后进入广州钟表厂。知恩图报的徐才常常回到南沙老家,后来更找了一位老家媳妇。已经是八级技工的徐才和村民聊天时发现,长期的贫困,让南沙大队改变现状的意愿非常强烈。“上世纪60年代初,全国正处在‘’时期,村里除了种粮食,就只有一个红砖厂,赚不了什么钱。”而徐才发现,当时许多工厂对五金件需求旺盛,“要不就帮老家建个五金厂吧?”

  “刚开始,父亲只是想帮把手,并没有说要回来。”徐用芬回忆,徐才通过请假、主动申请下乡等方式,请了3个月假回来帮助集体建立了一个五金小作坊。然而,假期用完了,五金厂却还没步入正轨。徐才一咬牙,从广州辞工,连户籍一起迁回南沙,带着30多个徒弟“创业”。

  上世纪60-70年代,五金厂逐渐发展壮大。由于整个大队只有一个厂房牌照,下属4个村便以“帮集体加工”的名义,将每个村的作坊变为“加工车间”。作坊不通电,更没有机器,全是人力制作磨具。“村民每天干完农活就到厂里打工,既算工分,也有绩效考核;学生们放学了也常常到厂里帮工。”在当时,通宵作业是常有的事情。

  村民们干得热火朝天,徐才这位厂长便负责找市场,将产出的五金件偷偷转卖。“父亲常常一两个月都不在家,而是到北京、烟台、大连等全国各地出差。”由于南沙村交通不便,徐才不但出门时要带货,回来时也要带货——药品、童装甚至洗衣粉、橡皮擦等,都要靠徐才一起带回来,“因为要带的东西实在太多了,爸爸要提前通知村里派人到广州去接”。

  1978年,随着“以经济建设为中心”,全国各地的生产逐渐恢复正轨。在南沙村,1980年村民人均收入达到540元,徐才一家更是成了南海首个“万元户”。

  然而,与南沙相比,全国大部分地区的老百姓“穷光荣、富可耻”的思想依然根深蒂固,南沙大队的“富”成为当时人们议论的焦点。为此,时任南海县委书记的梁广大决定,要给人均收入超过400元的大队“祝富贺富”,首个拜访对象便是南沙大队的徐才家里。徐用芬告诉记者,1980年大年初一,梁广大一行带着6头烧猪、10坛九江双蒸酒,伴着舞狮,第一站便来到了徐才家里。“当时我才11岁,梁书记来时,爸爸还在外面出差,我们一家人都围着梁书记,聊起家里的情况和如何搞好工厂。”徐用芬记得,当天村集体请吃饭,晚上还在南沙小学放了一整晚烟花,连河对岸的西南村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  徐用芬后来才知道,这一场“贺富”带来的影响,远远超过她的想象。就在同一年,时任广东省委书记前来南海视察,在参与南海县党代表大会时,听说了“贺富”故事的当场号召:“南海能不能给广东109个县市带个头,先富起来好不好?”“好”,台下一片掌声。

  “南海来丹灶贺富,一贺就是3年。”徐用芬回忆到,不巧的是,每次贺富到家里,徐才总是出差在外。然而,这场贺富对徐才影响深远——就在1979年,南沙村的“富”还在引起社会争论,徐才更是一度被以贪污、受贿的名义接受调查,“结果一查,他不但没贪污集体的钱,集体还欠了他不少钱,很多车旅费都没报销”。

  1981年8月26日,《人民日报》头版头条报道迅游了南海农村经济的发展,“南海贺富”的主人公徐才成了“名人”。徐用芬当时是父亲的读信员,每天信件都像雪片一般寄来。徐才更成为了国人心目中的“富翁”,在后来的日子里,这个误解时常让徐用芬哭笑不得。

  “实际上,1983年分包到户,南沙的五金厂就被别人承包下来了,我爸爸并没有得到营业牌照,后来爸爸劳累过度生了一场大病,南沙村书记也积极奔走,小塘公社终于给爸爸发了全公社第一张私人牌照,并把原南沙大队的养猪场给他做了厂房。”直到这时,徐才才真正有了属于自己的五金厂。徐才将五金产业带到南沙,产业如滚雪球一样越做越大。1987年,徐才的五金厂已经有120多位工人,每个月收入都有1万元左右。与此同时,徐才还担任南沙多家五金厂的顾问。上世纪80年代末,南沙所在的金沙镇,个体、私营五金企业发展至320家,从业人员2000多人。最鼎盛时期,全国70%的日用五金都出自这里。

  然而,进入上世纪90年代,随着竞争愈加激烈,加之徐才的3个儿子长大分家,徐才的五金厂变小了,徐才更一度离开了五金行业。2000年,在儿女的支持下,80岁的徐才重新办起了五金厂。然而,此时的经济形势,与20年前已不可同日而语。让徐才感受颇深的是,他和老伴没有银行卡,收款只能现金结算。为此,他只能去找一些同时代的老客户。87岁时,老客户们也纷纷退休,徐才终于下定决心关掉了自己的五金厂。

  徐才虽然退休了,几个儿女却继承了他的事业。“我们家里7兄妹,从小就跟着爸爸做,大家都有一个理念:不想打工,要拥有自己的五金企业。”徐用芬表示,以自己为例,自己长大后先是开了一家小食店,嫁人后又不断“怂恿”丈夫开五金厂。最终,徐用芬一家也拥有了自己的五金厂。如今,徐用芬的儿子也在成都从事五金销售行业。至此,徐家三代都和五金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浏览 (9) | 评论 (0) | 评分(0) | 支持(0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管理员
将本文加入收藏夹